全部 836 公司动态 18 行业动态 789 商贸信息 24


到2030年预计2.28个劳动人口供养1个老人,农村老龄问题将最先爆发

时间:2021-12-28   作者:澜光智能   访问量:48

 “农村地区老龄问题将提前集中爆发。”2021年12月25日,老龄社会治理的“中国方案”研讨会暨复旦大学老龄研究院建院仪式在上海举行。南开大学老龄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原新认为,由于数以亿计的流动人口长期存在,农村老龄化将对“三农”发展与乡村振兴带来挑战。

  【我国老年人口增长速度超过世界平均水平】

  原新展示了一张“中国老年人口潜在供养比变化大趋势”图,数据显示,每个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所对应的15-59岁劳动年龄人口数量正逐步下降,2010年是5.28,到2030年预计为2.28,到2050年预计为1.47。

  在40多年的紧缩型人口政策和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下,我国实现了“控制人口数量、提高人口素质”的战略目标,并为改革开放的中国经济奇迹创造了人口红利。

  原新认为,也正是遵循人口发展的规律性,我国人口正在加速老龄化进程中,深度和重度老龄社会将至。从我国老年人口年均净增量来看,2000-2010年是600多万,2010-2020年是800多万,2020-2030预计为1100多万。这一老年人口增长速度超过世界平均水平,在总人口超过1亿的人口大国中进程最快。当快速老龄化过程结束后,本世纪下半叶老年人口规模将保持在3.8-4.8亿,老龄化水平徘徊在36%-38%,列居全球深度老龄社会国家方阵。

  老龄社会的本质问题是经济问题,如何保持经济增长活力,维持经济可持续发展,是老龄社会国家发展的根本问题;老龄社会又是重大的民生议题,老龄社会的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,为老年人分配“经济蛋糕”的制度安排明显滞后于老龄社会的进程。

  【“起决定性作用的是经济社会变动对生育率的影响”】

  自我国明确实施三孩政策、取消社会抚养费以来,据不完全统计,已有20多个省完成人口计生条例修改,增设育儿假、延长产假等措施成为亮点。但这些生育鼓励措施以城镇职工生育保险的覆盖人群为基础,小微企业、非正规就业与农业劳动者需要自己买单,难以得到实惠。

  “这些优化生育政策对提升生育率有一定作用,但不宜期望过高,因为起决定性作用的是经济社会变动对生育率的影响。”上海社科院原常务副院长、南通大学经管学院特聘院长左学金说。

  日本、韩国和新加坡虽经多年努力,都未能把生育率提升到1.5以上。2020年,日本的总和生育率为1.36,韩国为0.84,新加坡为1.1。

  左学金认为,生育成本或机会成本上升,家庭小型化使得生育的养老保障效用弱化;生育力下降、不孕不育率上升;青年人婚育观念的变化,都是推动生育率下降的主要因素。

  在他看来,如何促进老龄社会的经济增长和开发第二次人口红利,是需要认真研究思考的问题。他建议,将义务教育延伸到高中阶段,并将职业教育推迟到高中阶段以后;在降低强制缴费率的基础上,鼓励低收入劳动者尤其是农民、进城农民工和非正规就业人员参加职工基本养老保险。


上一篇:三部门:积极推进养老机构“双随机、一公开”监管

下一篇:到2030年预计2.28个劳动人口供养1个老人,农村老龄问题将最先爆发